Mojito生於古巴卻是法國最受歡迎的調酒

Mojito調酒||生於古巴卻是法國最受歡迎的酒譜,巴黎到蒙皮裡埃

很常有人問我,開啟你的酒鬼人生的是哪一杯調酒呢?那就是鼎鼎大名的Mojito,還記得在英國的酒吧工作時的笑話,在教育訓練的時候,店長說不論客人跟你說他是要Mo”ji”to或是Mujido還是Mosquito他都是要Mojito只是他唸不出來而已!這件事要特別提出來可想而知她是多麼受歡迎的一杯經典調酒!不過他為何會是我開啟酒鬼之路的導火線呢?這就要從我曾經的愛情故事說起!

雖然他是一杯來自古巴的經典調酒,但是我跟他的美好相遇是在浪漫的法國.

第一次與他的相遇是在南法的Toulouse(圖魯士/圖盧茲)也許你不知道那是哪,但你只需要知道Air Bus空中巴士的總部就在那裡就好!她又被稱為「緋紅之城」,與裝滿薄荷的Mojito剛好成為絕配的對比.那也是我第一次去法國,當時的男友以前在那裡念大學,所以當他回去見到老朋友時,不免需要出去喝喝酒,他們以前還跳舞,所以我們去了一間騷莎吧(Salsa Bar)PUERTO HABANA,他是一間當地的老牌餐酒吧,晚上會有基礎騷莎的課程,可以看到大家一起跳舞,裝潢非常的經典,兩邊的木製樓梯可以走上二樓,並可以從樓上往一樓觀看.我當時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去了哪(我年輕時的旅行其實很少知道自己到底是去了哪裡,都是被當地朋友或是沙發主照顧著,常常會有我在哪裡?我是誰?的感覺,現在回想起來只是很單純的相信每一個人,然後也很幸運的人還好好的長這麼大了)

Mojito

我們的桌上有幾盤食物,我只依稀記得有起司,風乾香腸,雞翅薯條之類的,然後還有兩壺調酒裡面裝滿了冰塊,新鮮的萊姆以及薄荷葉,看起來就像是檸檬薄荷冰茶,我不疑有他的就喝了好多杯,那是我印象中人生喝過最好喝的Mojito.也許說起來很誇張,但到目前為止我還找不到那個讓我"以為"我喜歡這杯調酒的相同味道!在此之前我幾乎是不太喝酒的,我問:「這是什麼?我覺得好好喝啊!」當時的男友很驚訝地看著我,然後告訴我是Mojito,他不是因為我不知道這是鼎鼎大名的調酒,而是他也不太喝酒,我就這樣喝了兩三杯有吧!等我發現我好像微醺是因為我開始跟其他法國人法英夾雜的聊天,還一副我聽得懂也能對話的樣子,我已經完全忘記我們到底聊了什麼,只記得在我的印象中我可以用法文聊天(這到底是要多醉?)

離開前還在跳舞的人群中轉了兩圈,才走出那扇我印象中不是很大的門,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微醺.

Mojito

MOJITO的歷史與由來

Mojito的由來有幾種說法,首先你必須要知道一般來說它是由蘭姆酒(Rum)新鮮萊姆,薄荷以及未精緻的蔗糖所組成.其實看見它的原料也不難想像他是來自於中南美洲,有些人說Mojito的雛型是在古巴的甘蔗園工作的黑奴以甘蔗酒加蔗糖做出的飲料,古巴的一間酒吧La Bodeguita del medio還聲稱他們是第一個做出Mojito的酒吧,還說連海明威都喜歡!還有一個黑板上面有海明威留下的簽名,不過卻從來沒有人在他的書中看過海明威提過任何跟這間酒吧或是Mojito相關的字眼!

其實我還是比較相信,一開始是藥用的這個說法!當時是歐洲的大航海時代,許多歐洲的探險隊都往中南美洲出發,其中英國知名探險家 Francis Drake抵達古巴時,沒多久他的船員們就開始生病,當時哈瓦那有嚴重的霍亂船員也很容易得到敗血病,他們聽說當地有可以治療的藥材,就是使用粗製的甘蔗酒(蘭姆酒的前身)新鮮薄荷葉,新鮮萊姆混合成"藥酒"聽說會使用一種叫做Chuchuhuasi的樹皮當作"搗棒"他是一種會苦但是可以止痛的植物.在這之後就有人用這位探險家的名稱命名這杯調酒" El Draque"

至於為何後來會稱他為Mojito其實又有好幾種不同的說法,有人說在西班牙文裡mojadito是有點濕的意思,又有人說在非洲的一種語言中mojo是施放咒語的意思,或是我自己覺得最可信的在古巴有一種以萊姆汁為基底的醬料稱為mojo(雖然最不浪漫但是最生活化啊!)

Mojito

後來從Toulouse回到巴黎時,要到朋友家吃飯,其中裡頭有幾個亞洲人,分別為日本人,亞裔法國人,我們抵達的時候大家正忙碌的包著餃子,另外每個人都要準備一些材料,我們跟另一個朋友的任務就是要一起準備Mojito,心裡想著,前幾天才喝過今天又出現了!而且還非常的期待.朋友準備了一大袋薄荷葉,一瓶氣泡水,一瓶蘭姆酒以及一盒糖,我們就從切萊姆跟拔薄荷開始分工合作,我只記得我們手忙腳亂,沒有比例的胡亂把他們混在一起,但是很認真地把薄荷搗碎,還因為酒味太重又太酸,一直不斷地往壺子裡倒糖丟冰塊.也是超不專業的居家調酒初體驗!還好在大夥準備好晚餐之後我們也製作出了"能喝的"Mojito.

話說大家還記得打咪吧!(上一篇文章:法國超市的紅酒-蒙皮里埃的法義混血沙發主)後來喝完紅酒吃完晚餐之後,他帶我到了附近的一間小酒吧,是有現場演出的,雖然沒有很多人,但是在蒙皮里埃舊城區的南法傳統石砌建築,氣氛非常的好,我還記得調酒師是個金髮及肩手上滿滿刺青的女生.他問我要喝什麼,我也只知道Mojito,於是就點了他,並期待著會有著跟第一次喝到一樣美味的感覺,結果味道竟然不如我預期,雖然有點失望,但也並非難喝,就只是不是一樣的風味而令人沮喪,不過我還是喝完了.

回到家以後,我跟打咪兩個人倒在沙發上,我可以感受到,我們之間刻意的不觸碰到彼此,但是頭頂有點輕微碰倒,卻不敢亂動的那種小鹿亂撞,酒精能夠催情是一點也沒錯,到現在還認為適度的酒精催化,能夠把一且變為美好絢爛夢幻.是我打破了沉默,說要去洗澡,我穿著一件米色的長袖薄T以及棉質的就紅色長褲走出來之後打咪倒在沙發上看著我:「你看起來很漂亮!」我有點開心但卻又不敢表現出來,其實早就小鹿亂撞,22歲的少女心既覺得羞澀又有點期待,但理智還是大於感性的,只跟他說:「你喝醉了吧!」推了一下他的頭,然後就走進房間整理東西,順便寫下明天要離開時要留給打咪的明信片.

他走進了房間,問我在做什麼,我們就又趴在床上聊了一會兒,教他說中文,走到哪都需要的國民外交,他突然臉湊的很近,然後微笑了一下:「好啦!你早點睡覺,明天還要早起搭車」「我可是兩個孩子的爸耶!都要這樣叫孩子去睡覺」他深邃的綠色眼睛就永遠烙印在我的腦海中了.我這輩子應該都忘不掉.那樣隔著一層紗的模樣很美,就因為充滿想像所以充滿浪漫.他是一個很帥很帥的沙發主人!

離開法國之後,我就幾乎再也沒有點過Mojito了,一直到現在我也好少製作經典的Mojito,我想還好不需要做它,要是我沒有辦法做出比"第一次"好喝的風味我一定會覺得很痛苦.對我來說美好的味覺體驗來一部份來自於氛圍,他是你五感的一部份,要是無法天時地利人和,再好喝的東西也少了那麼一個味道.

❤️❤️Share With Love❤️❤️我要分享❤️❤️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pocket
Share on pinterest
Share on whatsapp

🌏🌏你可能會喜歡的文章🌏🌏

Leave a Reply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